?
滚动新闻:
高铁十年,给上海带来什么   人民网评:有共产主义信仰的人最幸福   公安部:去年以来抓获电信网络犯罪嫌疑人8.8万余名  
区法院:一女子公交车上撒泼、踢打驾驶员,获刑3年!
2019-11-29 15:29:13 来源: 今日城厢  责任编辑:   

近年来,乘客因种种原因与公交车司机产生矛盾,最终引发肢体冲突酿成交通事故的事件屡见不鲜。

近日,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

案情回顾

今年4月3日傍晚,柯某在莆田市城厢区南门公共站乘坐公交车并投币3元欲前往莆田市科技学校(该区间收费标准为人民币4元)。

“投两元要去哪里?”驾驶员问。

“我投了三块钱,去市科技学校。”

“那要四块。”

柯某一听,心生不满,双方因收费标准引发口角。在公交车行驶过程中,柯某不顾行驶安全及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谩骂并上前用脚踢踹正在驾驶车辆的驾驶员林某,该车紧急刹车,车停下后柯某无视多名乘客劝阻,仍不断上前与驾驶员争执。

随后,在乘客合力阻拦下,驾驶员林某再次启动车辆,柯某见状便使用手机拨打110报警称:“司机强行要我下车,他还动手打我,我快不行了,我本来心脏就不好,他还动手打人!”

见状,驾驶员也在红绿灯前报警,简要说明事情经过后继续驾驶车辆前行。

这期间,柯某仍不断谩骂驾驶员,持续在车内哭闹并多次欲上前殴打驾驶员,但遭到同车乘客的阻拦,另外,柯某还几次无理呼叫要求让其下车。在车辆停靠期间,柯某仍不肯放弃,再次反复上前踢打驾驶员,致驾驶员林某脸部、腰部等处受伤。

驾驶员忍无可忍,将车辆驶往华亭派出所,途中柯某不停撒泼,拳脚并用欲要上前殴打林某,此时一名乘客用身体挡住柯某,柯某未得逞。到了派出所门口,林某锁住车门,随后民警到场将柯某抓获。

案件审理

城厢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柯某在公共交通工具行驶过程中,因车费收取金额问题与驾驶人员发生口角纠纷后,谩骂、殴打驾驶人员,危害公共安全,虽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却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被告人柯某的行为不符合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故辩护人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柯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以过失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的辩护意见,于法无据,不予支持。被告人柯某案发后虽主动拨打110报警电话,但并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在明知驾驶员报警的情况下,仍要求让其下车,后驾驶员在控制车辆的情况下将其载至派出所,故被告人柯某不具备投案的主动性,依法不构成自首。

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柯某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缺乏依据,不予支持。被告人柯某在实际载客10人以上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实施犯罪,且经他人劝告、阻拦后仍继续实施,应从重处罚;但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害人林某与被告人柯某因车费问题引发口角纠纷,对矛盾的激化负有一定的责任,可酌情对被告人柯某从轻处罚。

被告人柯某因口角纠纷而实施多次殴打、踢踹正在驾驶车辆的被害人林某的行为,致使车上十余名乘客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被害人林某此时并无过错,故辩护人关于被害人林某对案件的发生有过错的辩护意见没有依据,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柯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法官说法

被告人柯某在实际载客超过10人的公共交通工具行驶过程中踢打驾驶员,妨害安全驾驶,其行为具有高度危险性,极易诱发重大交通事故。该行为不仅给被害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胁,更对社会公众的道路行驶安全带来了极大危险。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19年1月联合印发《关于依法惩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驾驶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对于此类危害安全驾驶的行为进行了明确的性质认定,并且要求对此类行为从严依法惩处,故不宜对被告人柯某适用缓刑。

法条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一十四条 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区法院)


 
?